“烧钱”模式难以为继教培行业“全员疯魔”究竟谁之过?

新闻资讯 4周前 阅读:55305 评论:0

如雪山轰然坍塌,对教培机构而言,后双减时代的寒武纪已然来临。

时值周末,走入社区旁的配套商业广场,往常这个时候,这里从早到晚挤满了送孩子来上辅导班的父母和爷爷奶奶,停车场一位难求。如今此处冷冷清清,一排教培机构人去楼空,玻璃门上贴着转让招租的信息,显得异常萧瑟。

精锐、掌门、vipkids、轻轻、巨人、学霸君……,谁能想到,这些曾经门楣光鲜的行业种子选手一个个“倒下”,只留下一地鸡毛。

然而,不能将教培机构今日的困境完全归咎于政策调整,双减之前,行业早已危机暗伏,整个行业“大跃进”般高歌猛进的“烧钱模式”之下,红线已绷至断裂边缘,“爆雷”也只是迟早之事。

赚钱,还是烧钱?

“激进,太激进了”,某位资深从业者,如此评价教培行业飞速发展的这几年。

老百姓看热闹,看到的是铺天盖地的教育广告、无处不在的招牌门店,以及无孔不入的“焦虑”宣传。

最有名的段子来自某培训机构广告语:“您来,我们培养您的孩子;您不来,我们培养您孩子的竞争对手。”

然而光鲜只是表面,数据无法骗人。检索几家上市教育机构财报,却发现了触目惊心的“秘密”。

那么问题来了,为什么整个行业看上去如日中天,为什么家长们付出的学费,投入的资金越来越高昂,可是这些机构却一直在亏钱?

这个行业,究竟是在赚钱,还是在烧钱?那么多的热钱涌入,这些钱又去了哪里呢?这真的是一个健康的行业应该有的状态吗?

常被业内视作是仅次于好未来、新东方的第三号选手——精锐教育,以“高端化、高客单价”而著称,于10月13日,宣布因面临巨大经营困难,“暂停营业”。

然而事实上,精锐教育今日之问题,并非完全源于“双减”,更多是“陈年旧疾”积重难返。从去年开始,精锐教育的财务状况就不容乐观。2020财年,精锐教育净亏损7.7亿元,本财年一二季度,合计净亏损高达11亿元。

创始人盲目激进的扩张,大规模的无效并购,掏空了精锐教育的家底。据不完全统计,从2015年到2020年,精锐教育投资、并购的机构不下16家,其中包括汉翔书法、麦淘亲子等素质教育机构,以及天津华英教育、巨人教育等K12教育机构。

另外,财报显示,精锐教育的短期和长期借贷约15亿元,资产负债率高达98%。而截至今年2月28日,精锐教育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、受限现金和短期投资仅有约10亿元。

从某种角度而言,也许并不能过分“苛责”精锐教育,因为这个行业就是“全员疯狂”,亏损经营竟已成为公认的“常态”。

10月25日晚,新东方在线发布公告,将停止经营中国内地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服务。今年年初,该公司发布2021财年中期业绩报告显示,半年亏损6.74亿元,而2019年,2020年则分别亏损7.4亿,16.5亿。

讽刺地是,与在线教育行业的竞品,如跟谁学、学而思网校、掌门相比,新东方在线亏的居然并不算多。

跟谁学2020财年Q3财报显示,净亏损为9.325亿元人民币;学而思网校的母公司——好未来发布的2021财年Q3季度财报显示,归属于好未来的净亏损为0.43亿美元,可以肯定,学而思网校实际亏损要远远大于这个数字,而掌门2019年、2020年两年亏损则高达25亿

长期的、连年的、巨额的亏损,正常吗?为什么资本在投钱,企业在投钱,家长也在投钱,这么多钱究竟去到了哪里?

从跟谁学、好未来等机构的财报中,可以大致窥视出这个行业烧钱的秘密所在,其根源在于“销售和营销费用的持续大幅增长”。

换言之,家长们花出去的高额学费,最终并没有真正落实到提升孩子的教学品质上,而是“送给”教培机构“打广告做营销”,营造全社会的“教育焦虑”。

这样,真的是教育的本心吗?

转型,转的谁的型?

一面是巨额亏损,家长退费困难,老师无处讨薪;另一面则纷纷声称“转型”。究竟是障眼法,还是拖延战?

就在“爆雷”前三天,精锐教育创始人张熙还信誓旦旦地宣布,精锐正在启动有序转型,力争成为行业率先转型成功的教育企业,对员工和家长负责到底。

无独有偶,10月12日,国内知名在线一对一明星企业轻轻教育也发布公告称,即日起暂停在线1对1课程服务,转型做录播课。

而就在前一天,轻轻教育一夜之间解散多个工作群,负责人联系不上,总部人去楼空。

轻轻教育的“由盛至衰”则暗证着这个行业资本的另一种“玩儿法”。

提到轻轻教育,就无法避开“好未来”。

从公开发布的历次融资信息也可以看出,从B+轮开始,每轮都投资轻轻的好未来已经成为轻轻的大股东,在轻轻的诸多特别重大的战略决策中,好未来占据了很大的话语权。

2019年8月23日,轻轻曾宣布与海风教育达成战略合作。从对外口径来说这是一种战略协同,但据多位业内人士透露,这是由双方共同股东好未来主导完成的一场“紧急接盘”计划。

事实上,与行业内众多激进型企业相比,轻轻一直走的是相对保守的路线,获客成本也控制在一定范围内;这与海风显然是完全不同的路数,彼时业内就曾有过“传言”,这一“合作”后,轻轻的精细化运营压力将骤增。

据了解,当时为接盘海风,2020年轻轻花费了几个亿的费用。此后在2021年年初上市就已经在轻轻的计划之中,试图通过二级市场的融资来缓解这一较大的接盘压力,但很显然,这一“窟窿”在今天很难如期“补上”,造成了现金流断裂,账面资金为零,甚至无法兑付老师课酬的“爆雷”局面。

无论是投向高额营销,用于无序扩张,还是被迫接盘。一个事实是,钱没了,就是没了。而如今所谓“转型录播课”,也无非只是一种掩饰的说辞罢了。

毕竟,小学生也能计算的出,将“录好的视频放在网上播出”是需要有多大的成本和技术含量吗?

人们爱用“命运的馈赠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”,形容代价与交换。可是,面对“盛极至衰”的教培行业,为他们标注上价格虚浮泡沫的人,难道不正是他们自己吗?

为了扩张用户规模,疯狂收购并购,线下门店遍地开花,无序的攻城掠地,巨额营销费用的投入,全社会贩卖焦虑,把关系社会下一代的教育无限资本化……

是谁把那些曾经带着美好教育理想的创业者们逼上死胡同?贪婪的资本恐怕难以轻易推脱它们的罪行,在资本的裹挟之下,很多也许生而善良的公司和创始人,被逼迫和他们的初心背道而驰,最终成为了资本的帮凶,结局如此狼狈和狼藉。

他们是悲哀的,但同时,他们又值得同情吗?

还是那些,在资本的狂飙突进下被无辜裹挟,在人去楼空的机构大楼前苦苦等待退费的家长,更值得同情呢?

如此“疯魔了”的教培行业,不用“双减”刹住车,行吗?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

相关推荐